0°

美国瑜伽大师的邪恶一面

高峰 《 环球人物 》(2012年第12期)

    几天前还是万人追随的瑜伽大师,“粉丝”们为他疯狂;如今却成了众人唾弃的骗子,灰溜溜地躲着不敢见人。这极富戏剧性的一幕并非电影中的情节,而是实实在在地发生在美国。主人公就是美国最大的瑜伽修炼团体之一阿奴萨拉瑜伽的创始人约翰·弗兰德。最近,他因为被曝出与女弟子发生性关系等一系列丑闻而众叛亲离,他一手建立的瑜伽王国面临着分崩离析的风险。这起“美国瑜伽界的最大丑闻”还给整个瑜伽运动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让这种修炼身心的运动与性挂上了钩。

    丑闻遭曝光

    约翰·弗兰德堪称美国瑜伽圈的“风云人物”。他创办的阿奴萨拉瑜伽不仅在美国影响巨大,目前已经推广到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练习者多达60万人。阿奴萨拉瑜伽将严格的身体训练与道德、伦理、哲学相结合,强调瑜伽给练习者带来的积极能量。在派系林立的美国瑜伽界,阿奴萨拉瑜伽以内省、励志而大受欢迎,成为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瑜伽体系,弗兰德也以一代宗师的身份受到弟子们的膜拜。

    然而,就在前不久,一个名为“曝光约翰·弗兰德”的网站揭露了这位瑜伽大师的另一面:在办公室签收邮寄过来的大麻;偷偷冻结员工养老金,还与不少女弟子发生过性关系。同时,他的一些不雅照片也开始在网上流传。

    如果说抽大麻、和女员工睡觉在美国不算什么大事的话,网站揭露的另一个秘密则让人十分不安。弗兰德与6位女性成立了一个名为“炽热的太阳火焰”的带有邪教性质的小团体,目的是“以一种积极、神圣的方式提高性能量”。团队的“大祭司”透露,他们有一个仪式是每个人都脱得只剩内衣,然后互相亲吻。她本人与弗兰德就发生过性关系。

    一石激起千层浪,更多的阿奴萨拉瑜伽教练站出来抨击弗兰德,称他迷恋权力,唯我独尊,给员工的报酬非常微薄,而且独霸各种资料的版权。“阿奴萨拉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而他一个人把好处都揽走了。”一些女学员看到网站发布的照片后气得发抖,“弗兰德的行为与他所宣扬的道德准则大相径庭,我们的信仰已不复存在”。

    很快,弗兰德失去了赞助商的资助,他的女友——一位比他小20岁的学员也离开了他,他手下的150多名教练也愤然离去。

    自创“励志瑜伽”

    弗兰德今年52岁,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在两兄弟中排行老大。他的父亲是体育节目播音员,母亲毕业于朱丽亚音乐学院,很有艺术范儿。弗兰德还记得小时候打碎了一个玻璃杯,母亲没有责怪他,而是指着碎片让他看:“你看这儿有一条小鱼,那儿有一只小鸟”。

    弗兰德曾是内八字脚,为此他很小就戴上了矫正器,并把练习瑜伽作为康复训练。在此期间,母亲经常给他讲瑜伽修行者和超能力的故事,弗兰德从小就认为瑜伽大师都是“集超人和蝙蝠侠为一身的高人”。13岁时,他开始研读瑜伽哲学,如《薄伽梵歌》、《奥义书》等。1983年大学毕业后,他在石油公司做财务顾问,并兼任瑜伽教练。

    1986年,弗兰德辞职,专心修炼瑜伽。为此,他遍访名师,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印度人艾扬格,此人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瑜伽导师。弗兰德曾随艾扬格到印度普纳,在艾扬格学院深造,并取得了瑜伽师的资格。真正让他扬名立万的则是1989年在印度悉达道场的一次表演,当时弗雷德刚从严重的肠胃炎中恢复过来,身体虚弱,却一下子表演了包括莲花手倒立在内的许多高难度体式,所有观众起身鼓掌。

    而事实上,这时的弗兰德对瑜伽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对艾扬格瑜伽严格约束身心的方法感到厌倦,“它太复杂了。我是美国人,就想让事情简单点。”1997年,他开宗立派,创立了阿奴萨拉瑜伽,阿奴萨拉在梵语中的意思是“优雅地流动”,强调瑜伽鼓舞人心的效果要远胜于它对身体的调整,因此也有人称阿奴萨拉瑜伽为“励志瑜伽”,弗兰德则把弟子们称为“快乐的乐队”,因为他们积极、乐观、光彩照人。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弗兰德已经成为全美最受欢迎的瑜伽导师之一,是“瑜伽界最著名的创新者”。他本人也得到了摇滚明星般的待遇——不管去哪里授课,总会有女弟子把旅馆房间的钥匙塞给他。

    弗兰德被诱惑了 

    正如武侠小说中所讲的,高手练功到了一定境界容易走火入魔,弗兰德也不例外。2002年,他与妻子离婚后,就开始与自己的弟子约会。但是瑜伽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教练禁止与学生有染。弗兰德专门修改了这个规矩,“师生间允许有浪漫关系,只要在课堂上能够分清师生界限就行”。

    2010年前后,瑜伽在美国爆炸式发展,有企业表示愿意帮助弗兰德在加利福尼亚州恩西尼塔斯市建一个近750平方米的瑜伽中心。恩西尼塔斯堪称美国的瑜伽圣地,许多大师在这里“发迹”或长期修炼过。这个建议让弗兰德着迷,但是他需要钱。前几年他虽然享尽风光,却没赚到什么钱。最好的年景他的公司每年收入200万美元(约合1257万人民币),大部分都被花掉了。为了钱,他悄悄冻结了员工的养老金账户。

    在恩西尼塔斯,弗兰德还见识到了完全不同的瑜伽,尤其是“Wanderlust(意为“漫游”)瑜伽音乐节”。有人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艾扬格瑜伽是1.0版本,阿奴萨拉瑜伽就是2.0版本,而“Wanderlust瑜伽音乐节”上的瑜伽就是3.0版本。后者的理念就是追求欢愉,那些女性练习者更少道德禁忌,在性方面也更开放。弗兰德被诱惑了。

    弗兰德的变化连他的私人助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始对外曝光他的一些隐私。更多员工早就对他不满了,甚至建立网站来嘲弄他主持的“让人心猿意马的聚会”,以及他“亲自动手”的上课方式,还有人称阿奴萨拉瑜伽为“性、毒品与摇滚瑜伽”。  

    阿奴萨拉瑜伽曝出的丑闻让美国人开始反思这种风靡一时的运动。瑜伽自上世纪20年代传入美国以来,迄今练习者已经达到1600万之众。瑜伽研究者、《瑜伽的科学:风险与收益》一书的作者威廉·布罗德指出,丑闻的发生并非瑜伽界出了异端或败类,而是“瑜伽本来就有酝酿它的土壤”。最早的瑜伽流派源自坦陀罗教派,这个教派本来就崇尚“双修”和“欢喜禅”。科学研究也表明,瑜伽的姿势和修炼方法客观上能刺激修炼者的性欲。

    弗兰德虽然还没有被起诉,但已名声扫地,目前他已经去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归隐禅修”了。但他似乎并不打算淡出人们的视线,据说他准备于今年12月12日在玛雅文明遗址之一的奇琴伊查举行“重生”仪式,但是他曾经的信徒还会买账吗?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