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8日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热

前几天从兄弟W处听闻不幸。

郑老师的妻子叶老师去年诊断出肝癌晚期。

郑老师当年刚毕业就做了我们初一的班主任,到我们初三的时候,郑老师和叶老师结婚摆酒。因为和郑老师关系好,几个哥们儿偷溜逃学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对于当时封闭式的严苛的学校环境,这件事也证明了学生时代的义气(觉得自己老师结婚是人生大事,哪怕翻墙逃学受罚也是要去参加和见证的)。

那时候的郑老师和叶老师真是风华正茂英俊美丽啊!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7月18日

2019年7月14日

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烈日炎炎

  1. 呼吸道感染引发的流感越来越严重,本来乐观地以为两三天就能好的,结果到了现在,反而咳嗽得厉害。碰巧得月堂主人又要处理收房事宜,周日的沙龙活动只好延期了。

一一给报名的小伙伴发了信息说明情况,得到大家的谅解和支持。没想到我的日记订阅号YOGI,还是有人看有人听的。说喜欢我日记的真实,喜欢听我读林清玄的文章。夸我声音稳定有代入感(这点就有点惭愧了,每次都只是心血来潮,用耳机匆匆录下的)。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7月14日

运动疗法之糖尿病

好像从大学开始,疾病和死亡时不时会围绕着身边的人,往往是那么突然,令人惊愕而手足无措。每每遇到坏消息,能够做的就是去探望一番,说两句宽慰的话,而内心总觉得无助。一是无力帮助他们,甚至减轻他们的痛苦和绝望都难以做到;二是会想到自己和最亲的人,万一遭遇了又该如何是好。虽说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但并不是等身体状况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才甩出这句话的。

当身体运转良好时,我们想的只是如何赚更多的钱,要买房买车,要网红打卡;当健康失去时,一切都意味着失去了,后悔又有何用?早知如此,就不要老吃廉价的外卖,应该勤快点多吃蔬菜水果;就不应该熬夜,喝酒,抽烟,应该多去跑步健身……

Continue reading 运动疗法之糖尿病

美国瑜伽大师的邪恶一面

高峰 《 环球人物 》(2012年第12期)

    几天前还是万人追随的瑜伽大师,“粉丝”们为他疯狂;如今却成了众人唾弃的骗子,灰溜溜地躲着不敢见人。这极富戏剧性的一幕并非电影中的情节,而是实实在在地发生在美国。主人公就是美国最大的瑜伽修炼团体之一阿奴萨拉瑜伽的创始人约翰·弗兰德。最近,他因为被曝出与女弟子发生性关系等一系列丑闻而众叛亲离,他一手建立的瑜伽王国面临着分崩离析的风险。这起“美国瑜伽界的最大丑闻”还给整个瑜伽运动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让这种修炼身心的运动与性挂上了钩。

    丑闻遭曝光

    约翰·弗兰德堪称美国瑜伽圈的“风云人物”。他创办的阿奴萨拉瑜伽不仅在美国影响巨大,目前已经推广到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练习者多达60万人。阿奴萨拉瑜伽将严格的身体训练与道德、伦理、哲学相结合,强调瑜伽给练习者带来的积极能量。在派系林立的美国瑜伽界,阿奴萨拉瑜伽以内省、励志而大受欢迎,成为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瑜伽体系,弗兰德也以一代宗师的身份受到弟子们的膜拜。

Continue reading 美国瑜伽大师的邪恶一面

YOGI(瑜伽士)怎么看996.ICU ?

最近几天连续看到知名公众号的文章推送,都跟996相关。确实是全民讨论的大事件,而且各站立场,自说自话。

不是为了蹭热点,只是有点感触。如果站在瑜伽师的角度,怎么看待996呢?

聪明的瑜伽人,一般只讲正能量的话,绝口不提容易陷入纠纷的话题。就好像那些搞印度游学的人,永远只会跟你宣扬印度文化源远流长,瑜伽之乡何其肃穆庄严,绝对不会跟你讲种姓制度的黑暗,“强奸之都”的危险。

没有虚假宣传的基础上,选择性陈述只是洁身自好,无可厚非。但故意诱导,无视他人安全和利益,那就是恶。

Continue reading YOGI(瑜伽士)怎么看996.ICU ?

该怎么吃?瑜伽老师说

前几天和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一块儿吃饭,不可避免地聊了很多工作的话题,于是自然而然地引出怎么睡觉、怎么吃饭的“常识”。

那个时候,我又进一步理解了人跟人之间的常识是如此地不同。这位朋友还停留在:

“吃肉?会肥的…”

“我不想要肌肉…”

饮食这门科学,一到了杂食性的人类身上,就变成玄学了。

Continue reading 该怎么吃?瑜伽老师说

『静坐冥想法』- 送给失眠的朋友

这篇文章将告诉你,如何让心灵安静的栖息,如何引导内心,摆脱紧张和痛苦,获得智慧和喜悦。

很早很早以前,瑜伽修行者就开始用冥想来缓解焦虑,减轻压力了,但直到最近人们才开始,研究冥想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压力和痛苦会让你把注意力始终放在出问题的地方。持续关注消极的感觉,想法和情绪会让你一直很痛苦。冥想可以让你转移注意力,使痛苦反应中断。研究表明,把注意力放在呼吸、唱诵或观想上,能让身心迅速摆脱压力,进入放松状态。冥想能增强人们对痛苦的忍耐力。 

Continue reading 『静坐冥想法』- 送给失眠的朋友

花花,好久不见

愿多年后,咱们还是当初的模样。

昨晚照常去健身房运动,练了几组负重深蹲和弓步蹲后,来到辅助器械区,再加强一下腘绳肌。组数期间,有个女孩子也在旁边练腿,还朝我看了几眼。我没怎么留意,因为我有点脸盲,经常记不住人。以前跑课、参加活动多了,有些会员是认得我的,会主动跟我打招呼,我再回以热情。自己倒是很少主动跟别人打招呼,哪怕我觉得眼熟。前些日子就写文章提到过,在健身房遇到瑜伽小师妹,愣是没认出来的事情。真不是我高冷,只是性格有点内向,不愿打扰别人,怕引起误会。

正准备练第三组的时候,旁边的女孩子突然发问了,

“你是不是阿爽?”

Continue reading 花花,好久不见